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念念三味  

2013-03-08 00:40:56|  分类: 情 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念念三味


 


 


1.开年一碗“神仙茶”


在新年里被肥鱼腊肉吃倒了胃口,等春天一到,我们就会去郭婆婆家中,讨一碗开年的“神仙茶”喝一喝,洗一洗我们被油腻坏了的肚肠。


说是讨,其实却是去还一份心意。


因为不去,他们会等。


可以想象,等桑树上第一批叶子长出来,郭大爷就拿着爪篱把它们摘了。清明前的第一茬茶尖儿刚钻出来,郭婆婆已经眼巴巴在茶园里掐着了。


这样的心意,又怎么能够辜负呢?


“早就在等着你们来,这料我可是早早就备好了的,喝一碗我们两把老骨头的“神仙”茶,管保你们这一年百毒不侵。”


郭婆婆的话从来都是顺着风早了两脚先进了我们耳朵眼,等进得院来,郭大爷已经在檐下摆好了凳子。


来几个人,就摆好了几条凳子。


从来不多不少。


小院里柴垛禽舍俱全,一群不出月的小鸡正四下啄米,茸茸的嫩黄色看着煞是招人喜爱,把一旁两个三四岁别人家的孙儿逗得咯咯作乐。


厨间,灶塘里的火苗毕剥有声,不多会儿便听得大锅里水声訇然。


一根尺把长的枣木棍在郭婆婆手里使得笃笃有韵,几个粗瓷的“刀字”碗已经排开,滚烫的开水注入滗去了残渣的茶泥里,青绿浓酽,香气扑鼻,是春天里草木葳蕤向阳花开的气息。


佐茶的小点,有郭婆婆自制的醋姜和冻米糖,还有郭大爷即时现做的一盘娇滴滴脆生生的凉拌莴笋丝。


一人一碗茶,在两位老人的注视下,必须喝得一滴不剩。这茶里放了炒熟的黑芝麻和花生仁,初时口感极为香浓,稍候就有丝丝淡淡的苦意和清凉在齿颊间弥漫开来,这就是春天里明前新茶和桑叶的精华。


想象着一口一口的茶汤,在我们的身体里洗去积垢,滋润肺腑,通经活络,调理生息。


心里就有了深深的感恩情怀。


其实一开始是并不能理解这番情意的来处,以为不过只是寻常的乡村礼数,后来有次偶然听人说起这老夫妻俩膝下无儿无女,一时不禁怔住。


他们是在把我们当自己的儿女疼啊。


再端起那碗浓浓的茶汤,便是觉得当真是不能辜负啊!


记忆中的郭婆婆爱笑,似乎从来脸上就没有过生气的样子。郭大爷无事不开口,手脚却是利索得紧,凡事往往不待老伴开口,就已经贴心贴肺做好了送到眼前来。


这般默契,羡煞旁人。


那次我在两位老人的卧房里,看到年久失色的旧式雕花木床上有陈年的漆写字联,朱底金字,如下:


上:两个致富能手


下:一对恩爱夫妻


再看床额上的横批,却是以刀工镌刻,题为:天作之合。


 


2.仿佛是煨鸡 又仿佛是爱情


那几个女孩先是骑了很久的单车,然后在山脚下的村庄把车寄存好,再接着爬山,一路风尘仆仆,等她们终于喘着气来到那个大山中的教学点,一抬头,黄昏的天空飘起了雪花。


一九九七年的冬天,从此就再也走不出那一场漫天飘雪的记忆。


一间红砖房的角落里,烧着旺旺的炉火。几个男孩站在风雪中笑意盈盈,他们在迎接女孩们的到来。


那时,还都只是十八九岁的年纪。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的乡村,那种像板砖块头的大哥大还只是遥远的属于电视屏幕上款爷们拿在手上显摆的时髦物件,类似因特网和手机这样的科技信息产品在这里还远未普及,对于一群刚走出校园踏上讲台的年轻的乡村老师来说,企鹅QQ和MSN还来不及进入到他们的生活内容。一句话,那时的他们不只囊中羞涩,在表达爱情的经验领域也还一穷二白。


雪夜断电,惟一的一部老式电话也线路不通。老天爷以雪留客,却又并不考虑这僻静的乡间,既没有现成的山珍海味,也并不见有善解人意的田螺姑娘,可怜的男孩们要拿什么来招待几位远道而来的贵客?


不知什么时候,抓耳挠腮的男孩们悄悄的去向不明。


夜慢慢静了下来,雪把屋内照得敞亮,炉火在墙上映出一朵一朵黑魖魖的影子,女孩们有些心慌了。


屋外,雪花簌簌地下。


时间倒回到那个雪夜,在女孩们忐忑的等待中,门终于开了,一阵冷风扑面,被冻成了雪人模样的男孩们,他们带回来的竟然是两只褪了毛的野鸡。


于是剧情反转,好戏开锣。男孩女孩们曾经为了一顿晚饭的丰盛而欢欣鼓舞。他们提水的提水,淘米的淘米,磨刀的磨刀,等到把鸡肉和米按份量装进了四只特大号的铝制饭盒,加盐加水,再分别用火星埋好,围炉等待的过程中,男孩们口中“英雄打猎”的故事已经数易版本,破绽百出。


雪夜里的笑声像一串串银铃在山林间回响。


那一顿糯米煨鸡的滋味,在后来的岁月中想来,美妙刻骨,无以名状。


后来,天亮了,雪停了,女孩们下山了。


后来,听说那几个男孩集体感冒了。


再后来,听说他们和她们中的张三或者李四开始了一个个的故事。


再后来,那些故事们都没有长出尾巴。


关于那个雪夜,女孩们当时也许不知道,也许早该猜得到,更也许其实早就知道。为了那顿美味的糯米煨鸡,男孩们曾经在风雪中下山,挨家挨户敲开老乡的门……


在这个世界上,年少时的情怀总是最为让人耿耿于怀,因为那样的傻和那样的真,无法复制。它最美也最脆弱,就像那个雪夜里凝结在男孩们眉上的霜冰,被炽热的爱心融化后,留下来一次伤寒的体验,那是爱情最初的绝版,此生独一,过后免疫。


遗憾的是,人年轻的时候总是太容易为结果欢呼,又太容易把握不住那些过程中最珍贵的细节。


等到终于明白过来,早已经时过境迁,所以多年以后,在屏幕前看立地成佛的至尊宝流着泪慨言“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总有人止不住唏嘘。而独立西风中的纳兰容若,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吟出来多少有故事人的眼泪。


很多人,很多事,我们当时只道是寻常。


一九九七年的雪还在下着,有一些年少情事,想起时近在眼前,伸出手却远在天边。

3.
打狗散场
 ?无酒不欢


一群男人匪夷所思地追着一条狗。那场景想来既荒唐又搞笑。


闹剧终结于几声闷棍伴之哀鸣,呜呼哀哉,事实证明,再聪明的狗也斗不过起了吃心的人。


不多久,便看见操场上支起来一个烤架,早有人从隔壁的村民那儿借来了两大捆的干稻草,只等那只可怜的狗被剐净了毛后被搁上来,将它翻来覆去地烤。


焦糊的皮肉臭气久久地挥之不去。


其后的大半天功夫,要经过开膛破肚、收拾、剁块、烹煮等多道工序。这些事情男人们总是事必躬亲,一顿狗肉大餐,充分激发了他们对于厨事的热情。整个下午,男人们都在忙碌,一只煮得咕噜作响的大铁锅,逐次添加进料酒、生姜、陈皮、八角、花椒等诸多味的调料,随着锅盖不断地被揭起,每次开锅时都伴随着“啧啧”之声,溢美之词同满锅热汽蒸腾而出,像见了鬼一般的大惊小怪。在等待中肉香越来越浓,到收尾起锅时,其香气之过分竟是已经到了鬼哭狼嚎人神共愤的程度,只听得扯唇咂嘴,high声阵阵,举箸敲碗之声似击鼓之势鼓舞人心,一时间口水嗒嗒,满屋子的味蕾都在蠢蠢欲动。


一年到头,总是打狗散场。


有肉再加酒,自然是一席欢腾。


酒是黄酒,用陶坛灌装、红泥封口,本地谓之“善酿”。开封后加入枸杞,要喝时用一把锡制酒壶烫热了,在灯光下,注入大碗中的液体是一种浅浅的琥珀色,其澄澈透明,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正是所谓“有酒有肉皆兄弟”,一时只见酣畅淋漓,吃得是死去活来,喝得可谓荡气回肠……


狗肉送进嘴里,来不及细品,便是直冲到脑门的鲜香劲辣,再咕嘟闷口温热的黄酒,更是好比烈焰烹油一般,刺激得再斯文的书生或者矜持淑女也都豪爽了起来,你敬了我,我再敬你,什么旧年的恩怨,芝麻谷子,便都什么都作了浮云去。


一直到两大盆的狗肉吃个精光,一整坛的黄酒也见了底,推杯换盏的也未必较出了高下,说贴心话的也不见得完了话题……醉了的,有的在畅谈理想抱负,有的在引吭高歌,偶尔还有痛哭不止的,至于趴在席上睡得呼呼有声者当算是比较斯文的醉法。


酒肉穿肠,最可见人真性。


那一年,几个年轻人趁大伙儿不注意偷偷拿了酒肉另换了地方小聚,都是遭逢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的苦逼孩子,其中有个师院毕业后支教的男孩,当时因为失恋而伤心透顶,记得他最后在席间当众名志,表示若干年后一定要功成名就衣锦而归,否则再不要回这个伤心地。


他带着他的志气在第二年离开。


时间这东西总是又慢又快,慢时让少年郎恨之不痛快,快时又让白头翁叹之太无情。到现在,好些个若干年过去了,那个当初铿锵的青年终于回来了,面目已然疲倦,所幸到底是携妻带子,衣锦还乡。


想要再聚时,一打听当年故人,却是早就各行各路不复东西了。


打狗散场,无酒不欢。已是许多年没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