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别怕!小小  

2012-02-20 21:48:35|  分类: 种 种 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爱做梦,从小到大,除去未记事时或一些生病的日子,几乎每天每天我都会做梦,并且,包括白天。

小时的梦,非常斑斓,五颜六色,像阳光下用肥皂兑水吹出来的泡泡,你看啊看,它们旋转着随着风飞翔、上升,那么轻盈,俏皮。这游戏总是掇引得我和伙伴们不停地搓肥皂,因为那时候的肥皂似乎很硬,吹出来泡泡的效果总不够好。后来有了洗洁精这个东西就方便多了,再到现在的孩子手里,似乎什么都便利极了,随便什么玩具都不希奇。见过一种自动的泡泡娃娃,机械的,小玩偶一吹一吹,一串串泡泡就飞出来了,又长又多。

你注视那些轻飘飘的泡泡,阳光下,你随着它们的方向去看,嗯,你眯着眼,看,那本来也许就只是白色的泡泡是不是就变成彩色的了?一串破了,又一串升上来了,你眯着眼儿看啊看,会不会觉着眼睛有些酸了呢?你努力地眨眨眼,再揉一揉,如果这时候的太阳底下又暖和得刚刚好,你应该会有一种暂时性失聪的感觉,接下来你会不会觉得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

你终于睁开了眼儿,阳光下,万物安在,天地静好。

可是,那么多那么美的泡泡呢?

你说,如果,它们不会碎该有多好?

 


婆婆说,妹妹太聪明了,是好也不好。

好,就是脑子灵光,是块读书的料。说不准,将来可以做个女先生。

不好,就是心思重,想法多,不如粗心大意的糊涂姑娘平和顺当。

做女人,要能忍住一时的气,不逞一时的强。

婆婆永远扎着蓝色的手绢,坐在门背后。

婆婆一般不做梦。

偶尔有,她会四处找人嘀咕。嘀咕不清,她就用红皮筋扎了银头发,上山找菩萨去解梦。

回来,她又心平气顺了。

做女人,怎么可以瞎做梦呢?

所以婆婆不做梦,她很少的几个梦,应该是菩萨想听她说话而事先打了的招呼。

 


小时总是盗汗。大汗淋漓醒来后,在竹床上印出一个深深的影子。

滑腻的,带着汗香。

我一直认定那时候的汗是香的,带着梦的味道。

大人不这么看,说是阴虚阳盛的征兆,因此对着那个汗影子往往小题大做。

会被要喝一种生涩的中药,也并不苦,只是一种生涩,像除去酸味的青李子。

以致于整个从童年到少年的回忆都撇不脱那一抹生涩。

 


我摔断了手,是右手,在大年初八那天,受了诱惑平生第一次溜旱冰所付代价。

而大年初九是开始补课的日子。

我,是一名初三的准毕业生。

我每天额外喝三道中药,是真的苦的那种,外加田七粉。

那个医生开药前问我是不是做了大人,我不懂,茫然。被告知后,想起生理卫生课本上的知识,难免脸红。

当时我没有。但是,就在开始服药的那几天,我有。

我固执地认定,我的初潮其实是在中药的作用下开始提前的,并且肯定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的发育比如身高。

那时,是一个敏感的少女,在田七的药力作用下失血过多脸色苍白身条瘦弱的少女。

期间开始尝试练习用左手写字。

我坚持,倔强而辛苦。

字仍旧写得歪歪扭扭,但是作业往往得优。

在断手之前,常常得的,其实是良。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