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乡 间 桃 李  

2010-08-30 20:51:26|  分类: 印象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个教学区是一个四合院结构。中间方方正正的是操场,外围一条水沟,然后是回廊。回廊一头是各班的教室和办公室,朝东的一头通向食堂,朝西的这一头是校门。校门这面有两层,二楼面向操场有木质面的阳台,老旧的底子上隐约可见毛主席语录的字样。
    这是位于大山深处极为简陋的一所村级小学,全校有一到五年级学生共60人,教师5人,清一色男性,全部都身兼教师和农民两种社会角色,平均年龄在45岁以上。
    我们刚到不一会儿就听到第三节课的下课铃响了,铃声的来处是挂在东边檐下的一块锈铁,一个值日的教师拿起一根同样锈迹斑斑的铁棍敲响了它。
    “本来也是装了电铃的,可是没用多久就坏了,该响的时候不响,不该响的时候老是乱响,索性还是拆了,还是老东西管用。”
    一张有些沧桑的脸上有那么些讪讪的,心里大概也知道这也属于教学常规检查的一个方面,生怕给学校抹了黑,才作出如此的解释。
    同时,随着几声“同学们再见”、“老师再见”的声响,简陋的办公室门外便迅速聚集了许多探究的童心。

    

    他们都在看我。
    可了不得,居然来了个年轻的女老师,还是个穿着裙子的。这可真是件稀罕事儿。
    随后,我就听到了各种关于我穿着打扮的品评议论,虽然是刻意压低了声音的,但我不能肯定那里面有没有更刻意的成份,反正我是每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决定走出办公室去和他们说说话。
    “老师”、“老师”……
    都是些地地道道的山里孩子,可谁说山里的孩子就一定胆小?恰恰相反,当你对他们亲和,他们会还你更多的友善。现在,在我面前的他们俨然都是绝对的主人,急切地想要知道关于我这个客人的许多秘密。
    说急切,是因为这只是短短的课间十分钟的时间,他们放弃了跳房子跳皮筋的机会来干他们认为更有意思的事情——在他们看来,能够和一个穿着裙子的年轻女教师搭讪,显然比玩一场不能尽兴的游戏要更有意思得多。
    一个女孩子吸引了我的注意,不只是因为她一笑就露着缺了两门牙的嘴,吸引我的,是她的手里拿着一本低年级的音乐课本,翻开的那一页是《快乐的节日》。
    “老师你会唱这支歌吗?”
    “我当然会唱呀。”
    “你唱给我们听听好吗?”
    说实话,我觉得有些怪难为情的,感觉这颇像某些影视剧里的桥段,如此煽情的场景,作为当事人还是不免脸红心跳的。
    唱还是唱了,张了口之后也就入了情境了。这时候距离“六一”儿童节已经过去一周了,但这些孩子们的脸上无不洋溢着节日的幸福。
    上课铃声在掌声中响起,我迅速看到一双双写满恋恋不舍的眼睛。那个拿音乐课本的女孩子尤其情切,她靠近着我,竟然说出了让我很感意外的话来:“老师你中午会在我们这儿吃饭么?你中午一定要在我们这儿吃饭啊!”
    竟然颇似主人留客的口气。

    

    其实原本就定了要在这儿吃饭的。只等吃饭时间一到,我们就去了食堂。说是食堂,其实就是个厨房的布局,中间一个大水缸,旁边是个压水井,靠墙的柴火大灶的煮饭锅很大,上面搁着两层木架,用来放教师和学生们的饭盒。离柴火灶最远的一角搁着一张四方桌子,那就是老师们吃饭的地方了。至于学生,则都是端了饭到教室里去吃的。
    做饭的工友老杨,是一位看上去异常能干的老婆婆。我们去的时候她一早就拾掇好了师生们的这一顿午饭,只见蒸饭的木架子腾腾的正冒着热气。老杨师傅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泼了下去,只听得一阵滋滋作响,顿时白雾升腾,满室饭香。然后由刚才那个敲钟的值日教师和老杨合作,把盛放着学生饭盒的木架抬到了一边的水泥板上。
    在学校搭中餐的都是些离校较远的学生,多数是一些父母在外务工的“留守儿童”。说是搭膳,也只是放个饭盒在学校蒸个米饭,菜却都是自带的,一般都用个罐头瓶子装着的。这时候木架一抬好,就能看到一个个捧着罐头瓶的学生向厨房走来了。这其中我又看到了那个要我唱歌的小女孩,她豁着缺着门牙的嘴儿朝我努力地笑了下,这算是在向我打招呼么?
    桌上的菜简单又丰盛,说简单是指菜式比较单一,总共五个菜,倒把两大碗的清炒蕹菜摆在了中间,这就算是好菜了。因为这里离圩镇太远,买菜很不方便,老师们想吃新鲜蔬菜的话主要靠自己种,就这两盘,就已经是就地取材把学校自留地拔了个干干净净了。另还有一个干辣椒炒鸡蛋,鸡蛋炒出来呈金黄色,是极正宗的土鸡蛋。一个清蒸腊肉,是地道用榨干了油的茶饼熏出来的那种。还有一个辣椒干炒小泥鳅,泥鳅是从附近的农户家买来的,这东西在这儿平常得很,算不上什么稀罕物儿。
    饭菜极香,大家吃得自然津津有味。
    接着就发生了一段让我终生难忘的小插曲,只听见厨房门口闹哄哄的,就看见一群捧着饭盒的学生拥着刚才那个小女孩走了进来,她一定要夹两片自带的咸鱼放进我的碗里。
    大家都很讶异,为这学生表达情感的独出心裁,而其他学生的眼中可以读出佩服她勇敢的意思。
    这已经绝对不只是感动了,我只觉得很有些受宠若惊了,为了这一种众目睽睽之下受到的如此独一无二的礼遇。
    那两片咸鱼的滋味,此后我再也没能尝到过。

    

    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就在那个盛夏的日子,我在一所山旮旯村级教学点的所见所闻,想起来就历历在目。
    可那是怎么样的一天啊!我记得的是,从一大早我得知这个“下乡任务”以来,就是满肚子的不高兴。天太热,我身体也有点不舒服,路太远又太难走,我坐在同事的摩托车上一路抱怨不停。我抱怨这毒辣的天气、抱怨这趟倒霉的差事儿、抱怨一切工作中没完没了的繁杂琐碎……行进中的车轮不时带起些小石子四下迸开,那“噗噗”的声响在我听来分明是一种叫嚣的挑衅。途中,有同事提议停下来去瞧瞧某座山坡上的野杨梅树,说运气好的话也许能碰上一树蜜甜的“水杨梅”也不一定,这说法立刻便遭到了我的极力否定,在我想来,那未知的草丛密林中一定蜇伏着不少狡猾的虫蛇。六月灼热的阳光晒得我皮肤生疼,我汗流浃背,白裙子沾染了灰尘,无边的抱怨中,我把自己想象成了一个落难的仙女……
    后来呢?后来我就知道了还有比我所处的环境更要糟糕上许多倍的教学环境:那些被损毁了的玻璃窗,无一例外地用白薄膜纸给封得严严实实的窗户,炎热的天气也不曾揭下来;压水井有故障的时候,老师们就必须一桶一桶去学校后山提泉水以供应全校师生用水;日常的广播操是靠值日教师用口来叫的,此外,每个教师都至少要任两门主课,课时量平均每人包干一个班级,这样一来八小时的工作制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因为是远客,我还受到了非常优厚的招待,不仅来自于我深山中的同行,更来自于那些极少见到年轻女教师的学生。在他们眼中,我差不多就算得上是个天仙了。而令我至今想来也觉得惭愧的是,我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带去什么,甚至哪怕是一堂公开课。
    我不知道那天我为孩子们唱的那支歌,算不算得上是给他们的一份迟到的儿童节礼物?我只知道从那以后每回听到这支歌,我便会心生感慨,有一种提醒,让我学会不再抱怨并且感恩生活。

    

    在广大的乡村,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小学校,它们远离乡镇,交通不便,各种设施严重不齐,并且在整合教学资源的教育发展思想及优化网点布局的大方向下,这样的教学点的存在越来越岌岌可危,说不定哪一天就不存在了。然后就会有一些这样的孩子,他们也许上一年级的时候就必须背起小小的行囊,在开启自我心智洪荒的同时也开始自己的独立生活,带上足够一个星期的米菜(条件好的学校可以提供食宿全搭),开始他们漫长的求学生涯的第一步。
    想象一下那个样子,对于六周岁入学的孩童来说,是不是有些过份沉重?
    在网上看到过一张这样的图片:一所气派的学校门口,走出来一个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打着手机的“范儿”十足的红领巾,可以想象,电波的那一端遥控着的应该有专车、有美食、还有一日三秋积累起来的万千宠爱……
    那是一所贵族学校门口的场景,与乡间的版本天上地下。如果说每个人生都有一条起跑线,那么有一种差距何止是千里万里?
    想起这些,心就会沉重。然而再想想那个爱听歌的小姑娘,她那么努力地冲我绽放她的笑容,我的心里便一下子觉得希望仍在。
    是的,希望一直都在的。

    

    好几年没有去到那个学校,后来听说受惠于“村村通”工程,原来漫长的路程拉得很近。更加万幸的是,因为充分考虑综合因素,那所学校并没有在网点布局中给“PK”掉,相反由于教学投入的加大,也有年轻的师资血液充实进去,办学条件已经得到了不断的改善。
    正是春风化雨,护得桃李芬芳。
    那所学校还在,真好。
    那些希望还在,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