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路 有 少 年 郎  

2010-02-01 21:58:22|  分类: 要剪要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 有 少 年 郎 - 静女其姝 -  一 粒 微 尘暮色暗光,正是欲醺的小黑天,公园里静得能听见虫鸣。

她一手提包,一手拈着一只白色的塑料袋。袋里装的是刚买回来的物品,有洗发水和护发素、有散装的注心蛋糕、有酸的甜的口味的糖果、还有她自己的九分裤袜,杂七杂八地塞了一袋子,付钱后竟想起还有一袋洗衣粉没有拿,于是静静的一路上她心里不住地嘀咕自己的忘性,同时又有些恍惚:是真的忘了拿还是根本就没有买呢?

她才刚过完三十岁的生日,自己感觉像是迈过了一个很不一般的坎似的。三十岁了呀、女人三十豆腐渣,真的就豆腐渣了么?

这样走了一百米的样子,竟有些觉得累了起来。看周围实在是静的很,路也不远、家就在公园的背后,仿佛伸手便可及的样子。她一放心、不由得就一屁股在路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石头是干净得很,本就是人工设计用来给人休息的,因此一律的看上去很怪、倒像是块块都凭空给人剃了个平头似的。

唉!她叹了口气,就连她自己都惊了一下。

怎么就这么颓废了呢?怎么总就觉得这日子越过越没滋没味了呢?

把手里的袋子放了下来,包也丢一旁,这一刻她竟然有一种不如索性睡上一觉的想法。真有些疯狂的心思啊,这可是冬天的时光啊。不过这几天倒并不见寒,反倒是温暖得很,就像现在因为疾走她身上都有了汗意了。

撸了撸头发。一个多月前才刚烫的发,是她第一次的尝试。从前都是清汤挂面的直长发,那回不知怎么就铁定了心思跨进了美发店,速度快得像是生怕一分钟后自己就会变卦似的。可是结果呢,每天早晨都懊悔死了,倒腾那些发乳弹力素的粘乎得难受,不倒腾吧就一定像个鸡窝。偶尔看别人的漂亮波浪也没有了从前的艳羡,因为尝过了人后的苦;受到别人眼热时也一笑而过,毕竟敷衍的话也不得不说、说了又怕错。

近两年来她就总是这样的闷闷不乐。其实她并不是生得太难看的样子,常有人说她看着面少得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眉目萧瑟。

她确实是有着心事儿的呀。

就像现在,她一点都不想早早地回去那个冰冷的窝。一个人的晚饭,怎么也不想特意地开一回火。总是蛋糕面包牛奶苹果,反正思忖着维他命蛋白质搭配够。不太想吃东西,觉得吃什么都没味儿都无所谓,不知道曾经的那些嘴馋好胃口到哪里去了?自从做了妈妈,贤良时总想着孩子的事儿,孩子的营养孩子的学习,现在孩子越大了些,却总考验着她的耐性,每一次发完脾气她都怀疑自己愤怒的真实性。吆三喝四母夜叉的样子,这和她从前的梦想相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工作生活一个又一个瓶颈,在夜里做梦时她也常常会恨得不能自己。

再一次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这件水红色的羽绒衣。太娇嫩的颜色,这该是十七八岁姑娘的底色,自己怎么会买这么件衣裳呢?想起来了,好像是那天除了这件其他都是粉白鹅黄的、比较参照的结果。细瞧下这水红花色不由得又与孩提时春天常去掐的一种蔷薇对上了号,那种长在塘边溪畔的小蔷薇,她常常会把它移花接木插在细竹的芽茎上,现在想来是一种很恶俗的审美,不过当年很以为美。

记得当时年纪小,那是很无知无畏的自以为美啊。

天又暗了些,她提醒着自己是不是得赶着起身了,不好招得感冒就坏了。

刚起身,忽然生出一股晕眩的感觉,甚至就紧着要不稳了,好容易一个踉跄才没和屁股下的石头来上个亲密接触。

前面竟然有人?像是突然加快了步子过来的。

是三个少年、三个青涩得很的少年,一看便知都不到二十,十六七或者十七八,大概是高中生的样子,不过也或许大学也不一定。近看人人手里夹着香烟?

哦,那就一定是大学了的吧?毕竟高中生还不至于、虽然有的也未必,不过看他三个都眉清目秀良好少年,应该属于前者。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竟然是普通话?不是本地人吗?

这位姐姐你怎么了?(这回是本地方言了)

哦,没什么。(不太习惯如此搭讪的,没办法)

真没什么吗?看你刚刚都要摔倒了的样子呢?

真没什么的。(还是不太习惯)

哦,要真没什么那就好。看你提那么多东西,你家住哪儿,应该不远的吧?要不要我们帮你把东西提回去?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这也有些太热情了吧)

姐姐,你别客气啊?

、、、、、、抬起头仔细地看了看面前的三个少年,无论如何都看不出一丝坏来。她不禁微笑了下。她想着面前的三个半大孩子倒真是玉树临风的,只是自己教过的学生也有不只这么大的了,见到他们倒无端觉得有非常亲切之感。

~~~你看,这就是我们家乡的姐姐,你好好看看,是不是窈窕淑女?(原来是两个本地的、一个外地的。本地的在向外地的介绍本土风情呢。只是她怎么就成了别人的风景呢?还是三个美少年眼中的。如果不是认定他们品德良好,她可是早就怒目离开了。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是啊是啊,你们家乡真是秀气地方,女孩子也都是小家碧玉的,很不错的小江南。

(她忽然觉得很高兴,被这样的少上称赞了一番。她想也许是天色暗了、或者是身上这一件蔷薇色的衣裳,把自己变美变年轻了吧?)

姐姐,你不要生气哈。这个是我的大学同学,第一次到我们家里来的。我就说我们这儿好,到公园第一个就碰上了你,这下他总没话说了吧?

她的脸笑成了花。

要告辞了,她转身又想了想:哎,你们三个,怎么就、、、、、?

哦,我们尝试下的。姐姐放心,我们不会成为烟鬼的。

嗯。

各自走过。她听到身后传来的话茬儿,指点江山的,他们在说的、是中美的国际关系以及新近的道琼斯走势、、、、、、

现在,她觉得全身都轻松了,就好像又回到了清汤挂面的马尾年华。现在她觉得身上的这件水红衣裳实在是无可挑剔,这颜色娇嫩得多么美丽。年轻真好,她想。

就快要从这个回廊走出公园了,如果不是今天她突然决定下班后购物,她怎么会抄这一条近路回家呢?而如果不抄这条公园里的近路回家,她怎么又能遇上那三个可爱的小少年呢?

再次回头看了看那三个青枝绿叶的背影,暮色的掩护下她几乎都有想要抹眼泪的感觉了,这是一种久违的事关青春记忆的鼻酸眼热。

少年郎啊少年郎,青眉涩眼还没被生活给收拾服帖的少年郎。青春的云朵倏忽飘远、生命的列车依然前行,而随着流光而积淀的伤感和绝望,把最初的爱情和理想那么无情地遗忘在了远方,怕痛怕伤、索性决定就不再多想。

这样一个平常的日子,她、一个在生活中一再妥协着压抑自己的女子,终于在独自闭门的那一刻,流了一场汹涌而痛快的热泪。

推开记忆的门,谁不曾是个少年狂?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