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他和斯诺一起探寻“红色中国”  

2009-10-23 05:52:40|  分类: 印象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36年秋区,“白色恐怖”的阴影笼罩着陕甘宁边区。国民党反动派处心积虑地对我边区进行新闻封锁。然而,在敌人疯狂的打击下,依然有一场探寻真相的“红色之旅”正在展开,通过这场历时百日的亲历亲闻,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写出了著名的被誉为“史诗般的报告文学”的巨著——《西行漫记》(原名《红星照耀中国》)。

《西行漫记》一书向世界展示了一个真实而又全面的“红色中国”,埃德加.斯诺的名字也从此写进了史册,被称为是“中国人民永远的朋友”。而当时负责全程陪同斯诺一起走完“红色之旅”的,正是时任外交部外事处处长的我军传奇人物——胡金魁。

一、特殊任务:组织上的决定

1936年7月的一天晚上,在安塞百家坪的一孔破败的窑洞里,时任边区副主席的周恩来同志与外交部外事处长长胡金魁进行着一场秘密的谈话。

“金魁同志,这位斯诺记者是第一位请缨而来的记者,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位客人。你的任务就是负责斯诺同志衣、食、住、行及采访中的一切相关事宜,必须保证斯诺同志人身安全。金魁同志,你有信心完成任务么?”微弱的油灯下,时任边区副主席的周恩来同志严肃地对胡金魁说。

30岁的胡金魁犹豫了一下,周副主席看在眼里、凝重的脸上透出了些许笑意,他顿了顿说:“小鬼,看样子你心里有情绪,说出来听一听!”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首长的眼睛啊。”胡金魁于是放心地把心里的疑虑说了出来。

、、、、、、

“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呀,金魁同志,不要总是以有色眼光来看待问题嘛!斯诺记者是美国来的,但不能因为人家从美国来就说人家是 ‘洋鬼子’、把人家划入帝国主义成分吧?总之,这次的任务交给你,是我和毛主席共同的意见,这也是组织上最后的决定。”

胡金魁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回答道:“请首长放心,胡金魁一定竭尽全力,一定不辜负组织的信任!”

、、、、、、

深夜的百家坪的一片寂静。黑暗中的胡金魁却翻来覆去地想了又想:行程预计约92天,难道红区真的有这样辽阔吗?这几乎一半的日子可都得花在路上啊。这是个“洋鬼子”,他想干什么?可周副主席把他说得那么好,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啊?

对了,那位“帝国主义”,这几天就要到了吧。

二、途中的变化:从“帝国主义”到“自己人”

胡金魁和斯诺第一次见面是在去保安的路上。

他们一起骑马走了三天,说是骑马,其实不对。因为除了斯诺、胡金魁、再加上一位红军指挥员李长林同志有坐骑外,其余战士都是步行。而胡金魁和李长林其实大多时候都在步行,因为他们所骑的骡和驴主要是用来驮送物资的。所以,真正称得上有专骑的,只有斯诺一人。

当时边区条件艰苦,所有能用的马都放到前线去了,后方许多首长们多数时候也都只能徒步行走。

不过在包括胡金魁在内的所有人看来,这位刚刚踏入红区的“客人”似乎对自己所受到的礼遇并不太领情,因为他看上去在马背上就像是在受什么罪一样。当走过一条河边悬崖上的羊肠小道时,他的不安和恐惧更加明显了起来,似乎在担心会摔下马去。

这显然立刻引起了李长林同志的不满,他笑了起来,大概是为这位“帝国主义”的胆怯而不屑,同时又为他所能享受到的礼遇而心生怨气。“帝国主义就是帝国主义,喝牛奶咖啡的洋鬼子。”事隔多年之后,胡金魁想起这一路的情形时也不得不承认,那时候他对基诺的认识仅仅只是“帝国主义”阶段,途中对他的照顾绝对只是出于革命的忠心。

但是接下来的一些细节不知不觉改变了胡金魁的一些想法。

这一天当他们一行路过一丛野杏树林,几个小战士没有多想便都冲着野杏子飞奔而去,被惊呆了的斯诺还看到这一切目瞪口呆,这时胡金魁听见从斯诺的嘴里忽然蹦出了好几个“孩子、、、、、红小鬼、、、、”之类的词。

原来他竟然会说中国话!胡金魁不由有些惊讶。当听说斯诺还是“燕京大学”的教授时,他的心里很明显产生了情感上的变化,似乎不知不觉间、先前的一些隔膜也竟然都不见了。

夜里他们便开始 “鸡同鸭讲”地交流起来。斯诺还好,他可以听明白一些中国话、日常的几句大概的也都还能说明白。可是胡金魁对外国话却是完全抓瞎,这常常使得他在十分羞愧。这天晚上,斯诺拿出了纸笔,示意胡金魁写出自己的名字,接着他的名字下面端端正正地写下了“Fu Chin-kuei”,告诉说这就是他的英文名字。

斯诺拿出许多稀罕的物件给胡金魁看:照相机、胶卷、刮胡刀、大洋彼岸的怀表、、、、、、、后来他们竟然说起了各自的人生,借助着纸笔和和手势,斯诺对胡金魁口中的那个叫个“峡江戈坪流源”的小村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听说他因为家贫从小就没上过学,13岁便出外谋生、靠着自学才有了文化时,斯诺立刻就对他竖起大拇指、、、、、、

斯诺拿出记录本记录着什么, “我要把你写下来,因为你是我的中国朋友。”“朋友、、、、你明白?”

胡金魁自然是明白的。如果说一开始时他对这次行程仅仅只是当作一次服从组织安排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对今后的行程其实已经不知不充满期待了。 

三、东西方饮食大战:斯诺的体重可以证明

一开始的时候,斯诺对红区的饮食难免不太习惯。每次看到斯诺对着雷同的饭菜皱眉时,再想到这一路还有那么长时间,胡金魁真是操心极了。“这位客人要是掉了肉,毛主席和周副主席还不得抓我面壁?”

胡金魁开始想方设法地琢磨斯诺的饮食问题:红区条件有限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保证的供给只有小米,不能做面包;也没有黄油、牛奶那些外国人喜欢的东西。面粉倒有一些、可馒头外国人好像也是不爱吃的。

没办法,内容变不了,只好在形式上求创新。除了作为主食的小米以外,胡金魁发明了一种“烤馒头“的吃法,先用保麸面粉做馒头、蒸熟后再烤一烤,这样斯诺会比较喜欢吃;至于小米的吃法,则采取以煮、炒、烤的花样轮番上场的形式,以缓解斯诺胃口的“审美疲劳”。事实证明、经过胡金魁的心思后,斯诺的口味明显的有了改变,至少在一些“菜篮子”充实的时候,胡金魁用东方工艺做成的烤猪肉或羊肉串是可以令斯诺大声赞叹的。

有趣的是,结束了这场既艰苦又惊险的“红色之旅”后斯诺发现,自己不仅身体健康,体重竟然还长了几斤。不得不承认,尽管自己天天在梦里思念着咖啡、黄油、白糖、牛奶,但胡金魁同志的“小米餐”吃起来确实还不错,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在9月30日中秋节的那一天,斯诺竟然吃到了一只胡金魁发明的用白菜、青豆、葱头做馅的“特殊月饼”,让他万分感慨。

这场挑战东西方饮食差异的“胃口大战”,胡金魁获得了全胜,他终于可以放心地松一口气,有斯诺同志的体重作证,他终于可以无愧地向组织交卷了。

四、难舍的深情:派克笔和怀表的故事

分别的时刻到来了。

这一天,胡金的魁帮着斯诺一起收拾行李。只见斯诺指着他包里的一卷胶卷告诉他那里面有他们的合影,以后他还会把它刊登在书里。接着斯诺又掏出了个那支漂亮的派克笔递到他手里,并希望胡金魁今后能够永远坚持学习、不断进步,和笔一起送给他的,还有一只精美的怀表。

值得一提的是,在斯诺走后,受命在苏区负责印钞工作的胡金魁没有辜负斯诺的厚望,他以一个成熟的革命者的智慧在苏区印钞工作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直到后来他任新四军华中印钞厂长时,在文件上签的名字就是斯诺教给他的FuChin-kuei”,用的也正是斯诺送的那支派克笔,而那块挂表则陪伴了他一生。

历史不会忘记,发生在1936年的这一场“红色之旅”。一个国际主义战士不顾生死、以“脚写新闻”的敬业精神向全人类展示了一个记者对社会、国家、世界的责任!而有幸亲历那段旅程的革命战士胡金魁也不会忘记,1936年飞来红区的“第一只燕子”、正是他来自大洋彼岸的好战友——埃德加.斯诺。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