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一朵小花的命运  

2009-06-27 21:55:37|  分类: 涂 鸦 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朵小花的归宿,由得她自己吗?

蒲公英散在天涯后,它的心情和姿态一样的美吗?

花儿被人折了,蒲公英被顽童吹了,一个乡间女子的命运怎么就那么不能尘埃落定?

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命运?是的,一定还有另外一种命运、、、、、

 

一、他和她

那个与我一般大的女子,她开着一间干洗兼缝纫小店。

之所以会认识她,是因为自己常需要去改改衣服什么的,比方说突发奇想时会将从前的长裙改短、长袖改成短袖什么的,去过几个缝纫铺子,遇大妈级的常对我这种人大惊小怪,视为折腾败家类对待。偶然一次撞到她家,很新奇的想法让我喜欢,从此算为一种知己。逢到如此夏季时,便去得次数更多。

她的孩子与我女儿一般大小,因此时常我便会在她的小店坐上个半天,说说养孩子等话题,再学学她的一些技巧,也算是一种生活消遣吧。

她的丈夫,遇见一次。寡言的一个人。

那次是他与她送饭。她当时便可见很高兴的神情,忙不迭地与我介绍,是一个事业单位的正式职员,从她脸上可以看出一种纯朴的自豪感。那男人只略点了下头,冷漠的表情与她的热络成鲜明对比。她还正要接着说什么,我见他忽而飞快地冲着她说:饭盒先放这儿吧,我还有点事儿要办,晚上你自己回去。

说完不等她回答竟掉头走了。

她一时像是有话堵在了喉里。却又立即硬吞下去了似的对我抱歉地解释:哈哈,你别见笑,他从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可是我眼毒,心里容不得沙子的。

她的饭菜是简单的。韭菜炒鸡蛋,还有几筷子土豆丝。但她吃得很香,或者说自己觉得很香吧。吃完了,她的兴致很她,同我说起了她们的爱情故事。

倒是也挺不容易的一个故事。就像一句歌词:每次开始都悱恻缠绵,也能相伴无事几个春天。

她们同村。青梅竹马。

他家穷,他上到中学便供不起学费了,是她家,给他帮助。原来是她,曾跪在父亲面前哭求的。她父亲答应了,前提是他们定亲。

定亲好。于他也并不存在什么心理障碍,自小丧父寡母养大的他,那时候在她面前总还有几分自惭形秽,他学习好,可是有什么用?以他家条件,上大学只能是一个妄想。

而她,总归是秀丽可人,难得是性情乖巧,安静体贴。更难得是对他的一片心,她怕是一直把他当作偶像来仰慕着的吧?而他在学习上的优秀,除她之外,其他人都是不屑一顾的。

乡村少男少女的爱情,贫穷的环境决定了它一定程度上的单纯,她的爱情观就是要对他好,为此他求自己的父亲供他上学,自己却从那一年起便回家学习缝纫,她的贤惠与生俱来,她要学一门技术,好好地经营他们以后的生活;他那时的爱情定论也是对她好,因为她对他好,除此之外再没有那样待他的人了,他怎么能不待她好呢?

一个是斯文瘦弱的的书生、一个是单纯善良的少女,当时的天空是纯净的吧?她是没有远大抱负的女子,她心目中的理想生活便是开个小店糊口,他则可以在她家的帮助下也许上个大学有份工作,即便以后要随着他天涯海角她也是不怕的,村子里不也还是有这样的家庭吗?女人书读得少总是不打紧的,嫁个好男人不就行了么?只要他不嫌弃她就行了,而他,当然是不会的了。

他初中毕业便自动要求不上学了,这很是让她觉得意外,自己家并没有说什么呀?他为什么就不读了呢?

他要去参军。去了。

她什么都听他的,总觉得他什么都是对的。

三年,他便考取了军校,他终究是她的骄傲。

19岁那年,她有了他的孩子,她父母脸上挂不住了,开始张罗着婚事了,可是,他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他说这个孩子不能要,她当然听他的。

要是那个孩子要了,现在该有10岁了呀。

他真的还是个优秀的青年。多少也还是受到了我的连累吧?后来他本来可以有更好的工作单位,可是因为我,只能回到了这里,原本他可以留在大城市发展的、、、、、、

那天我的心里微微疼痛,因为看到了她的伤感,更因为觉察到了她的不幸,那种不幸其实像影子一样尾随着她,而她自己并不以为。

我但愿我是错的。

可我终于还是对的。那个与我一般大的女子,曾经她一直生活在自己以为的幸福生活中,却一个不小心被我窥测了天机,我情愿自己不曾见过她的丈夫,情愿自己相信她一直以来说与我听的幸福,如果,那样可以让她的梦不要醒来的话,那么我愿意忏悔,尽管她的悲剧与我并无关系。

他经常出差或是下乡去吗?

嗯。

他常去、、、、吗?

哦?这个我倒不知道。不过好像听他说过几次的。

以后他说要下乡时,你多打几个电话给他,那地方,太偏僻。他接到你的电话会很高兴的。

哦,知道了,谢谢你啊。

他追到了店门口:怎么就走了啊?下次记得带妹妹来我这儿吃石榴哈,我家的石榴树今年可是结了好多呢、、、、

真傻!我在心里一声叹息。

 

二、好朋友

我已有许久没去她的缝纫店了。

这个夏天,我又买了新裙,很喜欢的样式或颜色,总还是有很不如意的颜色或样式,这买衣服就如同挑人,总没有十全十美的。不过好在买衣服总不必像挑男人那样得上升到对人生负责的高度,我只需对自己的钱包负责就行了,虽然多数有缺陷,但买了来改一改,多数还是能化朽为奇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一个女子挑男人的态度也能如同挑衣服那般洒脱就好了。

可是,多数人不能,不是吗?

比如她。

我像避开一个炸弹一样的避开她,去买菜也转着另一条路走,就像看电视剧逢到大灰狼要吃了小山羊时的关键时刻,我是宁愿蒙着头跳过。尽管这对于结局并无改变,可是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吧?

鸵鸟逻辑。

或者我是看客,她是鸵鸟。

远远的,看到我的旧女友一脸春风地朝我走来。哎呀,旁边的带鱼仿佛很好,我买些回去中午糖醋吧。

一声清脆的娇叱在我耳边响起,随即衣角被人揪着,一阵香气扑鼻而来。

为什么躲着我?看到我还装没看见,买什么带鱼?你什么时候对这臭哄哄的鱼感兴趣了?

说吧!我到底哪儿得罪你了?我到底怎么你了?你都多久没理我了?

好容易今天我回城来,你今天可跑不掉,得和我把话说清楚!

、、、、、、

是的,当然是逃不掉的,该来的总还是会来。

怎么反倒我作贼心虚似的,关我什么事儿呀?

、、、、、、、

去吃饭,他请客!他早就说想要见见你了,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不了真的不了,下次吧,下次来我家吃,今天我妈要来,实在是太不巧了,要不平时我还真不会想买什么臭带鱼呢?我这不是想吃我妈做的口味了嘛、、、、、

算了,今天饶了你,下次可不许再躲着我了哈。你知道吗?他说他下周就把那麻烦给彻底解决了的、、、、、

 

三、那个麻烦

我终于还是决定去她的铺子看看,带着新买的裙。

竟然不在,门锁着,旁边的老板娘说已经有一周没来了,家里出事儿了吧,那张工笔的脸上写着幸灾乐祸四个字,我瞪眼离去。

一周后又寻了去。

浮肿的脸和眼,苍白消瘦。

如我所猜,一一中的。

祥林嫂的絮语不休,我像是一个导演在看一场自己心里导了千万遍的戏,剧本由我选,真相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他从前不是这样的人,他怎么说变就变化呢?还不让我见儿子,他还打了我、、、、、、、

真傻!可怜的傻女人。

他也很难过,请了一个月的假,也不去下乡了,就在家和我说话,他说对不起我,下辈子作牛作马再还我、、、、、、、

他当然不用再去那地儿下乡了,因为不必了嘛。我一切了然于胸。

离婚。

一朵乡间的白菊被掐了,是一个不珍惜的人,他更爱多刺的玫瑰。

一个乡间的女子被抛弃了,她的名字叫麻烦

 

四、玫瑰的幸福

一张喜柬在办公桌上。

玫瑰的婚礼。

电话响。

祝我幸福吧!我终于重见天日了,上月他帮我调回城了,我们的新房也装修好了,快来帮我筹划下婚礼,对了,干女儿得给我牵婚纱哈、、、、、、、

我挂了电话,从此决定在心里划去一个名字。

有些自己的事说不清楚,有些他人的伤害不能无视,我想我需要给心放个假,我决定去云南,带上女儿去散散心。

 

五、未知的结局

再次路过她的小铺,心开始再一次痛了起来。

这一回是她伤了我的。

夸张的大波浪、硕大的耳环、紧身衣裹着一具失了魂的身体。

脂粉红唇,打情骂调。

中年男人,新近死了老婆的,孩子该上高中了吧?怕还不只一个。

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传来,她的颈上金光在闪,手指染了鲜红的蔻丹、、、、、、

她也许会做一个货车司机的续弦,两个高中少年的后母。

 

 

那朵白菊已死。那个乡间女子的命运依然未知、、、、、、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