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一个忌讳  

2009-04-05 19:43:06|  分类: 涂 鸦 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忌讳 - 静女其姝 - 静静的  微笑  

(一)

  “姑妈”这一称谓,是一个忌讳。既是忌讳照理不该提起才是,可今天他姑妈回昆山的日子就令我不由想起那放在心里角落里却常被掂来掂去的伤情。

   他的姑妈是个幸福的老太太,很好的一个人,并且竟然是早我39年的校友,还是幼师专业的。和几乎所有的老太太一样,我现在也看不出她当年的美,无非鹤发鸡皮的,却精神抖擞。近70岁的老人,今年已是第二次从江苏只身而来,上回为办理她和姑父在南昌工作的相关遗留问题,在金钱福利问题上维护自身利益可是分毫必争,一点未见糊涂。这次回乡却是为着清明祭祖的事,想来人老了便常会念亲的吧。每一回来多少便会给我们带些什么礼物,她生活质量很高却自己生活朴素,但对我们很是大方,尤其对我女儿更是心爱。说实话我对他家父母及所有亲戚皆没有什么太好感,不过,这个姑妈我心底还是很服气的。听说她年轻时毅然不顾一切选择姑父随军而去,辗转南北的,所生子女皆教育良好。02年去昆山见到她亲手带着的孙子,一应生活起居,安排得井井有条,后来又每日督导学习练琴,也是有条有理。有这样一个婆婆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儿呀。

 一个忌讳 - 静女其姝 - 静静的  微笑

(二)

再想到我自己的两个姑妈,心情瞬间便会跌至谷底,眼泪哗哗的。

   整个一家子的人都生得好,男的无一不玉树临风,女子皆清秀水灵。这得益于爷爷奶奶那优良的基因传承啊。所以等闲时我们也常说起有一代不如一代的笑话,从前缺衣少食时所出孩子个个俊俏出众,现在条件改善了倒是不如从前。像我,奶奶每一回说起来便是怎么越长越走样,据说小时候长得真是漂亮,谁见了都舍不得要抱上一抱的,真是KE气,穆桂英一样的。我77岁的奶奶,每一回都如此感叹,穆桂英是她这辈子认定最好看的女人,可惜我这个小时的穆桂英早已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走样,用她现在的话说叫作“长得哪还像个人样”,当然这是指瘦,在她看来,女人长得白胖就是好看的,一瘦就丑。上回有个争气的后生带回家乡一个据说是100%的上海小姐,得意得不行,老太太在背后如此形容:“瘦得吓死个人,活都活不长了的样子,还上海小姐?有什么好显摆的?”哈,其实人一老就越见固执。可是奶奶在对女子的态度上是尤见苛刻的。大概是因为自己这一生女儿缘浅,多少心理上是有些那什么不平衡的呀。

    做母亲的是天生丽质的女子,女儿们自然不差。我的两个姑妈皆长得美,可是命运啊,怎么就那么坎坷不公呢?

  关于大姑,说到感情也并没有很深厚。她深受奶奶影响,是一个节俭成性的人。这曾让我非常奇怪,照理说她是知识分子,山沟里的金凤凰,靠自己的天资聪颖很早就让自己生活在城里。也算是见多识广,可是她就是节俭,到了什么程度呢?对自己就是体现在舍不得买贵衣服什么的,家里的开支也是能省则省,在我印象中,她几乎没穿过什么太贵太好的衣服,尽管她爱美,并且悟性也很高。可是她的着装往往是远看很美,但近看就知道是冒牌款。可是她自己不以为然,她说人人都夸她的衣服样式好看又不贵,我也不好说什么。如此节俭成性,自然人际交往也不会大方到哪去,因此,即便是娘家人也对她没什么好感。她年轻时是典型的江南美女,相册里她少女时代的白衣黑裤麻花辫子的照片毫不夸张地说不亚于现在任何一部偶像剧里的清纯女主角。她的丈夫,也就是我的姑父,是一个中学教师,也曾教过我。客观地说在业务上绝对当得上“才子”称谓,只是太过于自大,这是人人有的看法。长得嘛,那确实是一表人才的,便是现在看上去,那也是英俊又潇洒的。可惜的是,他们那一辈的同学走仕途的走仕途、提干的提干,偏就是他还在原地打转。我姑妈时常会说她自己命不好,看人不清,因为从前的另两个追求者现在皆腾达,当年他们对姑妈可是好得不得了,便是我现在想起来,是也曾得得到不少爱屋及乌好处的。

  女人都傻,满以为嫁鸡随鸡,就算没有选择更好的,那么只要身边的人对自己好也就行了吧。可是事实往往不这样,做妻子的内外省俭只为家庭,做丈夫的也没见如何感激。大姑在金钱上从来都赚得比姑父要多,可是又怎么样?她们的关系,从来都是大姑处于弱势,根本在我们看来,她就是个大男子主义的受害者。身为一个职业女性,并且毫不客气的说,对于家庭的贡献也是最大者,却当不了家庭的主,甚至连自己的主也做不了。背着她,常有长辈给我上思想课,说女人嫁人挑长相有什么用?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读来读去嫁人后还是个家庭保姆,还是自带工资的。说实话,以她为鉴,多多少少是影响了我的婚姻观的。后来我挑丈夫时,是完全照着与她相反的标准找的,现在我在家里时常被他家里人称为是“大女子主义”,我不置可否,虽然有些时候我心里也是不快乐的。

  她生病的那个暑假我正在外地兴兴头头地挣外快,因此对什么都不太清楚。只听说住院了,然后转院了。等我回来后再见她,已经基本上属于面目全非了。我再不能想象她当年的清秀窈窕,因为当时的她,臃肿老态,并且因为疾病,开始唠叨,像个祥林嫂。后来我有孩子了,因为这一点,一家子人又都有些忌讳让我与她见面。因为是传染病。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在2004年的春节,可是那于她又是一场打击。那个正月两位成功人士带着她来看我奶奶,出手不凡,给我奶奶的红包比我们的都大。我静静地看着一幕幕场景,以一个女子敏感的心去体会,我知道大姑当时的滋味绝对是不好受的。那二人,就是她当年的好逑君子,如今都在外地,一个Y长一个J长,更要命的是至今还对她关怀有加,对我奶奶及长辈们也是亲亲热热的。都说病中的人最是敏感,那一天她的心情会是怎样。彼时我的姑父却已应聘在外地一所高中就职,说是为了多挣些钱贴补家用。可是想想,在妻子最需要关心的时候走这一条路,到底人和钱是哪一个更重要?不仅如此,还把表弟也带过去了,于是,偌大的空房子就剩一个病中的中年女人日日数着指头,那是她在盼着丈夫和儿子的归期。

  大姑死于自杀。她还舍不得在房子里,却是选在了地下室。用蜂蜜掺了白酒,把安眠药送了下去。

  此后是好长一段时间的不得安宁。爸爸兄弟四个的不依不饶,一干家族官司。姑父的眼泪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总觉得他的伤心多是为自己居多。没有让我去见,那时我已将临产。一个月后我便生下了月亮。老太太从此稀奇得不得了。

  那个叫作姑父的男人,当年年前就已新婚。迅速卖了以前的新房子,在与我一街之隔的地儿新买了一套,170多平米,装饰一新,花费不菲。据说是姑妈生前除了保险储蓄,还置办下许多山林苗木不动产。真是一世辛苦为谁甜?现在的表弟在读大学,暑假里从不回家。过年回来也是在外婆舅舅家居多。他的后母又给他添了个妹妹,经奶奶分析,亏得还是个妹妹,不打紧,毕竟还只有表弟是唯一的儿子。就在今年的正月,20出头的表弟还在我们家闹了一场醉后号淘的戏,让我们的心揪得难受。

  大姑这一生,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值得的。有医生说其实她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的。她应该是死于心碎。

   为她哭,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一个忌讳 - 静女其姝 - 静静的  微笑

(三)

相对大姑的后天悲剧。二姑,是一个天生的孽障。当然,这话是我小时候听大人们说过的。

   也是贫穷造成的。

   小儿麻痹症。这就是那从前的年代才特有的瘟疫。换到现在,及时免疫,哪还会有那么悲苦的一个人生?

   二姑生得美。这一点人人都说比大姑尤甚,可是天妒红颜。从我记事起,我的奶奶家就和别人家不一样,因为有一个时时都在的二姑。她不能走,也说不清楚话。偶尔冬天太阳好的日子,她会被允许扶着墙到后院去晒太阳。

   她每天都也在做着些力所能及的小家务,如剥豆子什么的,可是这些她也做不快的,她的手脚,是没有什么协调能力的。所有的人看过她都会有一番感叹,说这样的一个、生又生得这样好,怎么命就这么苦。逢到这时候,是她也会眼红红的。她不傻,她什么都懂。因此我想,她心里比我们想象的应该更苦。

  这个孽障,她以后怎么办?这是我常听到的叹息。那时爷爷还在,我也有看过他偷拭眼角的画面。奶奶家的老屋里,长久充斥着一种绝望的气息。好在还有其他兄弟四个,便是养她一辈子,也是不妨的。

  是的,就养她一辈子,或者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变故曾也是我在心里不喜欢大姑的一个原因。长久以来,我总觉得她和奶奶二人是两个心狠的女人。大姑的系统经常要找些外地的廉价劳动力做些事,有一次她领回来一个黑瘦的外地人,这个人后来成了我的二姑父。

  这样的事是我无权发表意见的。只是我心里是不高兴的。安徽,那么远,这些大人都是疯了么?或者就是丢了一个包袱吧?越远越好?那么这次他们丢得确实是成功的。

  从此后直到现在,每年年底,少不了的话题是寄包裹。二姑也回来过几次,甚至她生下第一个儿子还是在娘家。可那已是她的第二个孩子,第一个女孩我们看过照片,长得也很是清丽,却在几岁时夭折于一次意外。后来她又生了个儿子,我们再没见过。

  每回见她,无论是真人还是相片,都是苍白消瘦。安徽那个地方据说是惯常吃红薯杂粮,会涨水,会闹荒。可是她的所有不适应都是那么小小的事,根本她,是连抱怨的资格都没的,更何况她还不会说。

  有一回我听奶奶说起二姑小时候没犯病之前的事,说是那样一个可爱的孩子,被哥哥们背在背上淘气着,人见人爱。可是疾病,毁了一个美丽的生命。说到用大洋去买一种特效药,奇贵、偏还买不到。后来终于有了,却是晚了,没用了。从此,这个家庭就多了这么一个孽障。

   贫穷是魔鬼。它造成了世间多少惨剧。

   可是命运没有如果。任流干我此生多少泪水,二姑的命运也无法重来。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