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白流苏想她得靠自己 . 卓文君说她亦是如此  

2009-04-29 14:08:37|  分类: 要剪要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流苏说她只靠自己 - 静女其姝 - 当时 . 月亮

遣怀遣闷,向谁呢?

没办法,昨晚只得开了许久不曾上的QQ,逮着一个倒完了心情的垃圾。昨天白天我忍着,我忍我忍、、、、、

做个厚脸皮吧,自己没这个天分,虽然身边的多数看在心里,可是啊可是人最大的敌人不就是自己吗?什么时候我也可以了,估计也就不是我了。没有条件可以容自己率性地生活,偏偏棱角坚硬神经丰富一磨就血泪涕流的,总觉得感冒分子迟迟不走像是恋上我了,最近报上耸闻的是关于猪流感的话题,世界的某些地方啊,真是太平战争、丰收与饥荒此此彼彼,同一个星球也不能同一个梦想。我和朋友聊天说人最难是做到无欲则刚吧,而他则认为还有更难的,没有深究,他所认为的是什么呢?

无欲则刚,做不到,老人幼小,而我们是中坚,怎么样来把他们的生活照顾好。

倒是又来了个“倒春寒”了,春寒也知道自己气数将近了,挣扎着留个痕迹吧,这是最后一个回合了吗?

乏力、嗜睡、难眠。

白流苏说:靠得住的只有自己腔子里的这口气!

她的力气来自恨意催生的精神抖擞,近30的女人往往有着反常的娇嫩,回光返照的青春里一场沦陷成全了她的妄想。当她用脚把蚊香盘子踢到桌底的时候,她没有如何得意猖狂,尽管最初的时候因为不相信自己的运气曾把那刷了绿漆的墙拍了任性的手掌印,但是终于不会,传奇中倾国倾城的人物大多只是一幅平静的表情样子。松了一口气的白流苏终于可以暂时地放下心来,她知道范柳原未必对她有多真心,只是乱世烽烟的安全感战胜了漂泊不定,他恋上了一种安稳气息,这一走神足以让他陪着她好好地过上个十年八年。

十年八年对她来说,已经是个奇迹了。之后,白流苏纵是再如何一鼓作气,青春也不可能二度地返照,可是她已经不愿意再深想了,十年八年于她,至少眼前还是场漫长的幸福吧?白流苏说她只靠自己 .  卓文君答她亦是如此 - 静女其姝 - 当时 . 月亮

或者,这过程中她亦是能够把他的心牢牢地攥住也未必?

真的,我庆幸张爱玲没有自己写续,因为以张平静写凉薄的笔风,白流苏的十年八年已是她笔下一场不可多得的慈悲。

那样凉薄的生存环境,亲生的老母淡了疼她的心,亲兄亲嫂盘光了她手里的钱后,指桑骂槐她无人可依的寄篱、、、、、、

白流苏还是留住了腔子里的这口气!最无情的魔鬼打了个盹儿,她聪明地及时抓住了这个机会,胜利的姿态成了最好的扬眉吐气!面对从前,她笑意的眼神里满是嘲弄的风情。

最基本的不能失,白流苏靠的是她来日无多的美貌;而那个历史传奇中的另一个女子卓文君,靠的是老爹爹的爱女深心,她顶着大逆之名与司马夜奔。

卓文君是什么人物?才女加美女,以司马相如的家世,也就只敢在帘后借着一曲《凤求凰》来表达表达心思而已,能不能博得美人心仪是该并无把握的。可是没料得文君如此主见,许是看准了君子才俊,后来司马的一鸣惊人,很难说没有文君的功劳。

这两个女子的人生都很传奇,她们都不是天之骄女,她们都有过第一次爱情的疮疤,可是她们聪明,都靠着自己实现了世俗眼中不可能的事情。

流苏的手没有沾上过骨牌和骰子,然而她也是喜欢赌的.她决定用她的前途来下注,如果她输了.她声名扫地,没有资格做五个孩子的后母,如果赌赢了,她可以得到众人虎视耽耽的目的物范柳原,出净她胸中的这口恶气!

文君与司马同归,料到了司马家是家境贫寒却也是料不到会那般的贫寒,没办法,二人打定主意,在卓家对门当垆卖酒。文君不信,老爹爹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潦倒不顾。

隔了千年的两个女子同样都曾于某个绝望的夜里生出了狠意,咬碎的银牙和血吞,她们决定拼着腔里的这口气在输不起的年纪再去赌一次!

要得到自己想要的!这一次她们赌的是自己会赢!

、、、、、、、

她二人,如果相逢,可会是知己?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