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迎春的玻璃心  

2009-04-19 14:51:37|  分类: 红 楼 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4月19日 - 静女其姝 - 静静的  微笑

你是一个真正的苦命佳人。

   因你的苦是可预见的苦,你所将会有的悲惨也是可见的悲惨,可悲的是却没有人肯救救你这可怜人儿。

   在园子里,人都称你为“二木头”。用兴儿的话说叫做“戳一针也不知嗳哟一声”。不外乎是谁都觉得你老实可欺罢了,就连那些伺候你的丫头小子们也凭空觉得比其他房里的要矮了一截。唉!咱们姑娘也太好脾气了!

   这园子里的那些眼高眼低你其实又何尝不知道呢?只是,你的心里也是苦不堪言哪!谁叫你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呢?荣国府里的千金大小姐,只是外人叫着好听罢了。而你,是从小就没有得到过所谓母爱、父兄之爱的。你是不过是个庶出的女儿,按说,邢夫人虽没有生你,仍然是你的娘,琏二爷和凤姐那也算是你亲亲的哥嫂哇。可是不知为什么你就是那样的不招人疼爱。或者是因为你在外的木讷呆板让他们也觉得脸上没光吧。

   按说你是荣宁二府除元春外最大的小姐了,可寻常但凡有个什么抛头露脸的事儿,这一大家子都首推三小姐探春。就连那日老太太八十大寿时,南安太妃来了,要见贾府的几个小姐,老太太竟也令探春出来,竟提都没提到你。一样都是两个庶出的小姐,按岁数辈份你还算大的,可在那老太太眼里,你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就连你名份上的母亲邢夫人也因这事儿恼怒于你,责怪你连带着她也在妯娌下人面前丢了面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那日因两个看门的老婆子办事儿不力,凤姐命将二人给捆了,不料其中一个就是你的乳母。邢夫人于是按捺不住脾气,责备于你:“姑娘这么大了,你那奶妈子行此事,你也不说说他,如今别人都好好的,偏咱们的人做出这事来,什么意思?”你心知夫人对你的嫌恶也不是只这一日两日了,故只怯怯地答:“我说他两次,他不听也无法。况且他是妈妈,只有他说我的,没有我说他的。”邢夫人道:“胡说!你不好了他原该说,如今他犯了法,你就该拿出小姐的身分来。” 你“心活面软,”怎么不学“你那好哥哥好嫂子,一对儿赫赫扬扬”,“两口子遮天盖日”,“通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你两个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赵姨娘强十倍的,你该比探丫头强才是。怎么反不及他一半!”

   哦!却原来乳母的事儿不过是个籍口,问题还是在于你的不争气上,比不上探春去给她丢脸罢了。邢夫人知道,贾母冷落你,就是在冷落她自己,心内怨忿不乐。说来说去,还只怪你不如人。

  不如人就不如人罢,反正你亦是无半点如此地争强好胜之心。谁愿出头谁出头去吧,什么诗呀画呀的,你统统的不爱,你只想能安安静静地求个息事宁人总可以吧。可那天无缘无故的,你的那一个攒珠累丝金凤,不知那里去了。丫头绣桔怀疑老仆拿去典了银子,要去问。你一听头就大了,弄不好又是一场好闹,忙说:“罢,罢,罢,省些事罢。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绣桔说道:“姑娘怎么这样软弱。都要省起事来,将来连姑娘还骗了去呢?”你忙制止道:“罢,罢,罢,不必牵三扯四乱嚷。我也不要那凤了。便是太太们问时,我只说丢了,也妨碍不着你什么的,出去歇息歇息倒好。”唉,就这么一个园子,怎么日日是这么的不得安宁呢?你只自拿了一本《太上感应篇》来看,且让她们唧唧喳喳去。

    可自此之后,这件事儿就又成了你的一个笑柄。

     也听过外人怎么地说你,不过是生性懦弱,才具平庸,不要说老太太太太面前不得意,就是一般的姨娘丫头也是不太将姑娘你放在眼里的。你只不语,依旧只日日端坐在紫菱洲绣房里修身养性而已。 

    可越是不想找麻烦的人,麻烦偏是爱来找你。那一日抄检大观园,又是你这个院子出了事儿。你的司棋与表兄秘密往来的“罪证”又被翻了出来。可怜的司棋,碰上了你这在家里没说话权的小姐也真是命苦哇,而她最后竟然撞墙自尽。你听说后直觉心惊。从此之后,这个家就连可以和自己说说话的司棋也没有了。

    你日日在那所谓的父母兄嫂的冷漠中度日。那无味的日子是多么的难呀!

   命运的转机还是来了。听说已是给你定好了一门亲事的了。或者,这也是离开这没有温暖的家的一个好办法。只是不知是个怎样的人家?那人会对自己好吗?

   是的,对于在家不甚得意的你来说,“那个人”曾经是你的一个梦想、一个希望。就是怀着这样的梦想和希望你嫁了过去。

    可,对于软弱的人来说,只一昧地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是往往会更加的失望的。你的梦很快的醒了,现实的无情比之从前更加入骨!

    也难怪彼时也听闻就连老太太及王夫人她们都是不太赞同的。这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哪?这孙绍祖,他简直就不是人哪!你自嫁过来才知道,自己是被那贪财的爹娘以五千两银子给卖了,你一个外面看着无比风光的大小姐,值得也就是五千两的银子罢了。而那以后,你就好比被扔进了虎穴狼窝。日日的被作践、揉搓,他哪里是把自己当人对待呀?这还不算,他只知一味好色,好赌酗酒,家中所有的媳妇、丫头将及淫遍。你只略劝过两三次,孙绍祖便骂你是“醋汁子老婆”。

    夜里无人处,你多少次地悲泣,想着自己的命怎么地就这么地苦呢?在娘家没人真心疼爱,到夫家更是猪狗不如。只不知你如有个亲娘,她知晓后会如何?

   伤痛无法忍受的日子,也常常变着法儿的往娘家跑,老太太太太纵然不是太亲自己,可毕竟是贾家的女子,或者能够救自己也未可知呢?

   然你又错了。

    诉苦到伤心处,任是谁都曾为你伤悲的。可也未见得什么举动。一般也就是“嫁出去的女孩儿,泼出去的水” ,“嫁到人家去,娘家那里顾得,也只好看他自己的命运,碰得好就好,碰得不好也就没法儿。”

     自此,你是彻底的绝望了。

      听闻你们贾家是也曾有恩于孙家的,孙家能够发迹至此也是全托了当日你们贾家的福。可是报恩的好处是怎么也不会落到你这失意人儿身上来的,反倒是现在,你们贾家也须比不得当日,就为了那么五千两银子的亏空,就可以将亲生的女儿送到这虎穴狼窝的。

    你自知已是离死不远了。自此,再想起大观园那些姐妹相处的日子,想起宝玉,司棋,那些当日并不圆满的快乐今日想来竟是自己这苦命人生最好的幸福了。

    你终于是死在了孙家,是在你出阁只一年后的日子。

     回过头来看你这短短的一生,令人只觉心寒。你是被那无情郎折磨死的不假,然而其他人呢?当日你订婚时老太太就觉不妥,政老爷也曾有异议。那么他们又为何都眼睁睁地看着你踏入火坑,痛苦挣扎呢?以贾府当日的境况,再不济也不至于出不起那五千两银子呀!可为何就没人愿意为你出头呢?

    想来,你死时也是不瞑目的。你这一生的血债,该由谁来偿还呢?性格决定命运。是吗?你这作为牺牲品的一生,枉自温和柔顺,依然是命苦黄连,恨意幽长。但愿后世的女子能够以你为鉴,也算是为了你活出些志气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