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李纨的细水长流  

2009-04-19 14:47:29|  分类: 红 楼 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4月19日 - 静女其姝 - 静静的  微笑

记得柳湘莲有云:你们贾府只有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

所以说,表面的礼义廉耻是可疑的。不过当然也不能一棍子全部打死。比如说贾政的大儿媳妇名唤李纨者,便是贾府中俨然一块贞节牌坊,任是谁人都不得不心服口服的。

 显赫的荣国府里的大少奶奶,夫妻恩爱,又一举生得男胎,李纨的人生可也是有过春风得意锦簇花团的好日子呀。然而,只转眼,她便成了贾母口中所谓“寡妇失业的”,从此,就一直循规蹈矩地以一个未亡人的身份地生活在那花红柳绿的大观园中。

  她是人人心目中的好女子,无有是非、一团和气,一概无见无闻,唯知侍亲养子,礼孝长者。女子无才便是德,李纨,她就是德中翘楚。风光处不见她,出格时没有她,便是大悲时也只是在背后拭拭衣角而已。想来是她对亡人太过情真意切,或者本来就是一个了无生机的女子。那么,这个人前最守礼数的大嫂子便就是你的本来性情,或者说,李纨其人就愿意做生株大观园里的草,随时枯荣、不做打算?

     可我始终觉得她不是这么的简单。她绝不是一个甘愿这么便被人所忽视的女子。

她是一个母亲,一个独居的母亲,甚至以我冷眼看来还是有那么些不平在心的母亲。她的兰儿,是荣国府的长孙。可是奇怪呀奇怪,相对那老大不小的宝玉叔叔,这唯一的长孙者并未得着太多眷顾。“这一大家子的人,难道都瞎了不成!我是一个门前多是非的寡妇,须得讲究些‘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规矩。可兰儿他是多么地金贵呀。可是这一个一个竟好像全都是看不见我这可怜的孩儿似的。上上下下都只一昧地宠着那老大不小的宝玉。那寻常口口声声喊着‘我那可怜的珠儿’的婆婆,时常地只知抱着那宝贝老儿子摩挲来摩挲去的,哪里有半点想到她的亲孙儿呀?”

荣国府的大奶奶李纨心里开始生出了恨意,都说那园子里惯常只有林妹妹是常夜不成眠的,但谁知道那个人前笑菩萨似的大少奶奶是也常如此呢?。这个母亲在担忧着她的孩子,小小的贾兰少爷比他的宝二叔从来都更沉默,这看来确实是不可思议的?一个祖母或是太祖母怎么会只想着老儿子竟至忽略还有一个失父的亲孙子呢?失宠的孩子总是更加敏感,贾兰是个用功的好孩子。做母亲的李纨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把柔弱的身子绷足了劲儿,“谁又守着谁一辈子呢”,只有她们母子是最亲的人,至于其他忽视她们母子的人,没有必要放在心上的。

或者那个大观园中的木头大少奶奶,才是一个最最深藏不露的人才呀。太平的日子里她谨慎地活着,人前一贯“无为而为”,伤心的泪水只在背地流着,她深知自己不是有人疼有人爱的林妹妹,可以任性耍性,作为一个像她那样尴尬的身份,一个良好的口碑才最为重要。人人只知道林妹妹是最“喜散不喜聚”的人,可她真的做到了这样的超脱吗?没有的,她至死也没能淡了对宝玉的情。可是只有沉默的李纨,是把一切的打算藏在了心里,这个外人眼里最没有心机城府不知算计的大嫂子,却是早早地将这眼前的繁华看透。

   李纨把日子过得很精明,她得为兰儿打算未来不是吗?连凤姐有次也数落她小气,她可不管,贾府的大少奶奶打定主意要为自己和兰儿留一条后路。她拼命攒钱,抚育幼子,与世界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她在想着总有一天会等到母子俩的明天到来,那时再不要回头看这段光阴,那些没有爱过她们母子的人,她自然也不会去爱他们。

          平日里她尽职尽责地教育小姑子们克守本分,偶尔,帮凤姐持家时也是老好人一个,乐得慷公家之慨。说到底,她和谁都无太深的感情,只是做做表面文章罢了。心里再怎么的风雨雷电,面上也只是一惯的平静如水,李纨是个真聪明的女子。她让我看到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坚强,它的名字叫隐忍。

     想到这,我就把她和王宝钏联系到了一起,那个同样苦命的女子。她也是个坚强的女子,认定的事百转不回,可是当她付出了一个女子最宝贵的18年青春终于等来了她的心上人,人人都说她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时,我却窥见了她的血泪:她当年的相公薛平贵带回来的还有一位公主。她为他守了18年,可他却让她在一个如此年轻貌美的妾手下讨生活!难怪王宝钏不久便辞世,世人皆言其无福消受富贵,我却认为是心灰意冷所致吧。是的,在相信自己被爱着的时候,一个女子可以在多么困苦的情况下守着诺言而精神焕发,那18年芥菜果腹的时光依然没有灭了她心中的骄傲与梦想;而如果不再被爱了,再怎么样的华衣美食于她又有什么意义呢?抵得过她被18年风刀霜剑摧折了的青春吗?

李纨的苦亦是如此。她当年也是被爱着的女子,可是一切都随着爱人的离去烟灭,甚至公婆也不愿见她,或者他们当她们母子是伤心事的提醒,见了心痛,不如不见吧。那种明明生在闹市却如深山的被忽视感,早已摧折了一个女子敏感的自尊心。

 当最后的结局到来,当年那些无视她们母子的人,各自难逃无常命运。而只有她,披上了凤冠霞帔。这半生的坎坷啊,李纨也感到了幸福吗?低调如她,依然惯常的温婉平静,平静却决绝地与那个旧环境的一切划清了界限,从此那里的血泪成河,她们母子也不闻不问,世道的公平与否,旁人的只言片语是不能断清的。

不知道王宝钏在得知薛平贵荣归的消息那一刻是什么表情?不过我想大抵和李纨的姿态相似吧?只有经历过最绝望境遇的人才配说残酷。而那样的人,是不惯人前大悲又大喜的。 

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后人钦敬。”身披凤冠霞帔的贵妇李纨,依然与当初煎熬着的李纨姿态无二,她从前的生活太多太多的“与他人作笑谈”,现在她再不想说违心的话,她只想安安心心地把自己的日子过成细水长流的平静安稳。   

 李纨的美在于她的温婉平和,一个走过大喜与大悲的女子,终于以她的坚强得到了她自己的细水长流。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