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世的笔记……

前世今生 你的样子

 
 
 

日志

 
 

(原创)由歌而思:想起老朋友  

2008-08-01 15:55:55|  分类: 说东说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一听到这首《寂寞沙洲冷》,心里是立刻就会有一种想倾诉的冲动。今天正好接到很久以前的一个好朋友的电话,她的声音现在听来依旧是那样的亲切。说来好笑,我们每次的通话都各自说个不停,要挂了也是总感觉意犹未尽,就像是都有几百年没说过话似的。就用这首《寂寞沙洲冷》来怀念她吧,尽管这首和爱情有关的歌曲用来不是那么的合适,但确实是我们曾经一起经历过的感受。 

                卜算子[宋 苏轼]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第一次读到这首词时有一种很惊艳的感觉。那还是在校园的最后一年,有一天捧着本古诗词就看到了这一首,当时就有一种怔住了的感觉。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原来是有人可以把落寞表达得如此的精准,令人无语却欲罢不能。女生宿舍里,两个十七岁的女生各自懵懂地坐在床上,为着这突如其来的惊艳之感而费着思量,间或有些许的嘀咕。

   “哎,你说这苏轼他怎么就那么有才呢?

    “就是,算了,这本书我还别还了,就说丢了,赔点钱给图书馆得了。

     “就是,唉,我有时也是有恨无人省哪,可怎么我就写不出这样的心情呢?

     “文学社的稿件还没交呢?要不咱们就把这首词整理整理弄成个散文形式交上去你说行吗?

      “怎么不行?不过你可得有些新意,可别落了俗套.....”

       顺利地完成任务后,两个人终于是嘀嘀咕咕地一块吃饭去了......

      那两个女生就是我和电话中的她,当年两个人都属于那种很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十六七岁的年纪,各自却都有一肚子的糊涂心思。表面上看来都属于三缄其口闷葫芦型的,可一回宿舍那可是不容置疑的最佳辩手,凭你是什么事,总得辩出个理儿来,至于其他人等,到最后也就只有甘拜下风在后跟着附和当应声虫的份儿了。

     其实再怎么说也不外乎就是在家充霸王的本事而已,因为只要一出宿舍门,便又立刻就变回了淑女,看起来傻傻的很安静的样子。

     也因此,在班上总是显得不那么的突出。有次征文活动班级初选时就被老师给毙了,两个人都觉得受了莫大的耻辱,回宿舍时直憋了一晚上没说一句话。第二天商量了一下,她决定自己直接给寄到征文单位去。讽刺的是她居然得了省里一个二等奖,是我们班唯一的一个哦,记得那次她写的文章是《论持久战》。

   她真的是很有才气,也真的是很不会算计,平常不说话,可一说话就容易伤人,偏偏又是那样永远的不长记性......

   后来的后来,无非就是我们各自分离,各自曲折了......

   在最起初的时候,是至少每周一信的,后来就变成了电话......工作的新鲜劲儿过了之后,慢慢适应了社会环境,就变成不定期的联系了。这么十来年过去了,有更多的人已经渐行渐远,值得庆幸的是,我和她之间还是没有断,这也是我至今为止认为除了亲人外我最难舍的一个知已了。

    我知道她后来也是不太顺利,不过根本像她这样的人那就几乎不会太顺利,因为她是那样的直性子,不愿搭理人儿,一旦较起真来又狂得太没谱,是少有人受得了的。

    一路跌跌撞撞,那几年,一次见她是当时刚兴起的长直发,一次是染成枯草一般的黄褐头发,还有一次是满头爆炸的玉米须,离现在最近的一次是烫了个大波浪。唉,她还是那样每当不生气就跟自己的形象过不去。个人认为还是淑女的样子适合她,可你见过顶着一头枯草的淑女吗?

    总会在电话里听到她又和谁吵架了,骑车又摔着了,工作上又挨批了,她又一次恋爱了之类。最令我吃惊的是在7年前的那次,她说她辞职不干,已经办好手续去外地读书了。

   她总是这样的让人揪着心。

   她又上了两年大学,后来应聘在公司做文秘,又换了若干公司.......

   终于是稳定了下来,也有了固定的爱人。时常会在邮箱里给我发来邮件,每次都吵着要做我月亮的干妈,却从不见她有什么实际行动。看照片中的女子,终于是日渐的气定神闲,眉宇间有了平和淡定的气质,不再是总给人感觉着嫉恶如仇的格格不入了。

   去年的相见,是在国庆节,正好凑着宿舍里的姐妹一块聚了聚。我们都已是做了母亲的人,只有她,竟然是刚偷偷的结了婚回来的,竟然都瞒着我们,真是气死人!

   那三天里,叙旧、没完没了地叙旧、、、、、那有些已将被淡忘的陈年旧事被一件一件的重新提起、记忆鲜活。说起我们的宿舍大合唱、说起我点蜡烛烧了被子半夜里大家集体灭火的事儿、还说起一伙人如何瞒着宿舍阿姨半夜偷着去看通宵录相、野炊时如何顺带着找竹子做撑衣竹架、说起半夜里的宿舍话题、、、、、、

    当然,在属于我和她的时间里,我们也说着各自的生活秘密,彼此祝福幸福。更多的时候兴致浓时还是不免笑得惊天动地东倒西歪的。那一晚是一个男同学请客的,揉着笑得胀疼的肚子我俩牵着手下楼,一出门却不约而同地做出了一幅典型淑女的样子。像是突然都想起了什么熟悉的场景,会心一笑之际,终于是发现有些东西已经深入各自的心底,习惯已成自然,再也无法改变。而我们曾经是那样的人,也就将一直都是那样的人。

    又想起那首苏轼的《卜算子》,想起当年我们都曾拼命地想要去体会词中的那些沧桑而不得,而今时今日,生活的真实早已经给我们为它作了最真实的注解。所幸的是,我们彼此并没有在沧桑中而潦倒,终于还是了,终于还是有人愿意成全我们简单的幸福。

   只是,每次放下手中电话我都不免感伤。如今隔着这万水千山,若我又想你时,这寂寞沙洲让我又如何来思念你呢?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